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租房美好时光,不止是说说而已

2020年07月29日 10:45

很多人都有租房的经历,而且我们大部分人找房子都是通过中介来的,中介这个职业是服务与业主和租户之间的,但如今却“黑中介”横行,广为租赁市场诟病,更令广大租客和房东深恶痛绝,如果我们租房或者出租房屋时万一不小心遇到了黑中介该怎么办呢?

租房黑中介骗钱的基本招数

1.虚假房源——蒙:黑中介为招揽客户,会在某些监管不严的平台发布虚假房源,并且故意报低租金,如一套3000元租金的房子,中介诱骗租客说2000元,等人来了,就说房子已经租出去了,再带租客去看贵的房子。就算房主都已经把房子租出去了,中介还会继续发布该房源吸引租客,但租客想着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吧,于是“黑中介”的阴谋就得逞了。

2.文字游戏——坑:有的中介公司在《租房委托书》中设陷阱,如协议只有房东的义务,没有经营者的义务;只有房东的违约责任条款,没有经营者的违约条款;有时房东与租客见面后只是聊了几句,互递名片,但没有达成交易,也算“代理服务成功”,以此来收取房东的费用。

3.内外勾结——骗:一种是与房主串通来骗。消费者与房主谈妥当,中介公司就拿到了中介费。当消费者准备租房时,房主告知,此房有变不能出租了,消费者再找中介公司时,得到的答复是已经中介成功,得付中介费。要继续找房还得再交钱。还有一种情况:房主是假的,就是个与“黑中介”内外接应的托,骗术基本与前一种相同,这种情况相对来说比较多点。

如何识别黑中介?

四招就能解决:一看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

二看房屋经纪备案证书;

三看经纪人员资格证书;

四看能否提供正规。四项不全的,不要租。

同时,可以多上网搜索媒体曝光的租房黑中介信息。

如何避免黑中介?

租房一定要找正规的中介和正规的租赁平台,那些监管不当,松散的平台,最容易寄生“黑中介”,导致黑中介越发泛滥。

但事实证明并不是所有平台,都会允许黑中介存活,比如租客网。

你还在防范“黑中介”?有了租客网,你确定还不来体验下优质的租房体验感吗?


相关推荐

疫情期间房屋租赁纠纷应该怎么破?

——受疫情影响开不了业,房租该怎么算?——能否提前结束合同,要回保证金?近日,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在一起涉疫情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中,综合考虑合同受疫情影响情况,根据公平原则,引导双方当事人合理分担因疫情防控导致的不利后果,推动纠纷快速化解。受疫情影响开不了业解除合同闹纠纷一年前,黄某租赁朱某商铺用于经营美术教育培训机构,双方签订租赁合同,租赁期从2019年2月22日至2020年2月底。1月24日,广州市教育局明令禁止全市校外教育培训机构开展线下培训活动。为配合疫情防控,黄某关闭了美术教育培训机构,并于2月3日以疫情不可抗力致合同不能履行为由,要求2月份租金按使用天数折算。2月4日,黄某搬离房屋,并向朱某发送房屋清场视频和图片。此后,朱某未到现场检查清场情况,并要求黄某缴纳2月份租金及物业费。黄某一气之下将朱某诉至法院,要求2月份房租按实际使用天数4天折算缴纳,并返还房屋租赁保证金。疫情防控特殊时期涉房屋租赁合同纠纷多发如何快速妥善化解矛盾纠纷让双方当事人恢复正常生产生活?3月16日,广州市黄埔区人民法院法官李小伟接手该案后,理清案情来龙去脉,了解双方当事人的诉求。原来,黄某在2月4日搬离承租商铺时仅带走了自己所需物品,并未完全腾空,且黄某在商铺墙面张贴海报导致墙面受损,朱某需额外支出费用对墙面重新粉刷。而朱某在收到黄某的清场视频后,并未及时督促黄某清场,也有着一定的责任。在明确了矛盾点后,李小伟对双方当事人做工作,经耐心释法明理,双方当事人同意各退一步,并达成了调解协议:黄某先行清空租赁商铺,商铺2月份房租及物业费由双方平摊,直接在商铺保证金里扣除,朱某退还黄某剩余保证金。3月18日,法官安排两人分别签署调解协议。至此,该起纠纷圆满化解。法官说法疫情防控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给租赁合同的履行带来影响,但租赁双方面对疫情引发的纠纷仍需注意以下几个问题:严格区分租赁物商业和居住用途,根据不同用途标的物在疫情期间所受影响的严重程度,采取不同的处理措施。●对于承租用于居住的租赁物,租赁物除用于居住外还具有储物功能,租金减免原则上需以出租人同意为前提,除非有证据证明承租人因疫情被收治或隔离导致长时间不能使用租赁房屋。●对于承租用于商业经营的租赁物,因政府采取疫情防控措施导致承租人在一定期限内无法经营或无法正常经营的,承租人因疫情导致经营困难延期交租的,出租人依据合同约定要求承租人承担逾期交租的违约责任的,不予支持;承租人请求减免租金的,可综合考虑疫情影响的期间和程度,酌情予以支持;承租人请求解除合同的,应当根据公平原则,结合实际情况确定。承租人以疫情构成不可抗力要求免除相应违约责任需慎用。如疫情发生后订立的合同,或在疫情发生前已构成迟延履行的,不能适用不可抗力条款主张免责。承租人主张疫情构成不可抗力要求免除相应违约责任,还应综合考虑以下几个因素:●政府及有关部门采取的防控措施对合同履行产生影响的严重程度;●是否及时履行了通知义务,告知合同相对方合同受疫情影响的具体情况;●免除责任范围仅限于疫情对合同履行产生影响的范围,而不能无限扩大。最后,承租人还需对其主张承担举证责任。

2020年05月29日 17:38

此心安处是吾乡,你要的归属感,租客网给了!

美国著名社会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认为归属与爱的需要是人个体最为重要的心理需要。就像中国人过年必须回家一样,那盘热腾腾的饺子,贯穿的是一生的眷恋。但江湖之大,除了过年回家,租客们的归属感又该何去何从?出门在外打拼的租客们,远离家乡,背上行囊,来到陌生的城市,这里霓虹闪烁、高楼林立,是钢筋水泥的丛林,这里是北京,是上海,是广州,是深圳……但这里不是家,租客们为了能够租到一间干净的单间,只能过着浮萍一样的生活。当一天忙碌的工作结束,工作带来的满足感逐渐消亡的时候,当你在拥挤的地铁里被挤得昏昏欲睡的时候,车辆行驶的声音,报站的声音,嘈杂的人群声都与你无关,你像被放空,在平行世界的一端,望着这座华美的城池,万家灯火却无一与你有关,因为你租的房子要到期了,房东要涨租,可你还没有找到下一间合适的房子,你在这座城市,没有归属感。【房子没有给我温暖,因为搬家让我更加孤独】“搬家让我看清了生活的本质,因为很多东西都带不走,扔了又舍不得,这像极了在深圳生活的样子,我们能力有限,能保护的,能保住的人或事物是有限的。”——深圳某租客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承载了年轻人的梦想,却也让漂在这里的人们感受到了租房的艰辛。“租房没被骗过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深漂”。对于这些城市来说,年轻人们是开拓者、是未来,但是在租房子这个问题上却让他们尝尽艰辛,大部分的年轻人在“黑房东”“黑中介”的压榨下选择了承受和妥协,而那些选择走法律途径维权的租客却也屡屡碰壁。【法律需要变革,租客群体的权益问题应当受到重视】人民日报近日发布微评:给租赁市场消消毒——从发布虚假房源信息,到恶意克扣押金租金,从违规使用住房租金贷款,到强制驱逐承租人……租赁乱象迭出,到了非重拳治理不可的地步。依法出击,长效监管,清扫租赁市场的种种潜规则,是时候让不法中介付出应有的法律代价。租赁生态健康,租客才有归属感。小小的家,小小的愿望。爱这座城市,就在这里安个家,租客网积极迎合国家政策,致力于租赁生态健康,让租客有归属感,让家的形式有了另一种解读,租客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以生活租赁、服务租赁和租客安全三位一体,全网首提“大租客”概念,包容并济,将市面上的各种共享、租赁和外包在平台进行资源整合,打造完整租客产业服务链,开拓租客生态系统的无限可能。租客网颠覆传统行业的运营模式,推出信用保障安全体系。租客网整合了众多包括个人房东、租赁中介、房产经营商等在内的优质房源,同时允许个人及房东免费使用平台,只要在租客网上成功注册一家租客服务店,即可享受租客网亿万套房源信息。此心安处是吾乡,你要的归属感,租客网给了!

2020年04月07日 16:19

租客网:公寓运营商们,2020年的你,还好吗?

要说近几年什么行业发展的最为迅速,公寓租赁行业可以说一马当先。长租公寓的市场大吗?大!前景好吗?好!虽然全国各大市场长租公寓这块饼又大又香,但是真吃起来还真不太容易。从默默无闻到新晋黑马,2017年公寓租房无疑是“风口上的猪”,一时间风头无限。各种政策红利加持,引的不少企业大佬纷纷下场分一块蛋糕,分蛋糕的人多了,行业的竞争也就不可避免的激烈了起来。眼看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广大公寓品牌们从房源、装修、出租、租后,每一个环节都有着操不完的心。2020年,对长租公寓来说是动荡不安的。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公寓运营商们面临着生死考验,武汉封城近两个多月,许多房子面临着退租、免租、租不出去的局面,其他地区也因受到疫情的影响,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房子也是很难租出去,许多房源只能空置,空一天亏一天。“因为疫情,今年的淡季来的很早,做了五年的长租公寓,今年感到越来越迷茫了。”王凌经营着一个公寓长租品牌,从2013年进入到这个行业,对他而言,七年来今年是最难过的一年。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这是许多公寓运营商的真实感受。王凌的公寓规模在500套左右,每套的房租在3500左右,今年的他已经不敢再进行扩张了,除非能看见新的“希望”。“现在的拿房成本越来越高了”王凌说到。我们算了一笔账,在一线城市两室房子拿房成本将近2000元,加上装修、人工、管理等成本,装修出来的公寓最高只能租到4000元,达不到中间的差价,根本没得赚。好不容易将房子装修好,以为终于可以开张运营出租了,然而并没有,疫情结束后长租公寓行业受到不小的打击,怎么租出去成了所有公寓品牌运营商的一个难题。纵使通过一些租房平台、租房软件、新媒体等渠道有一定的租客,但依然有很多的中小公寓运营方房子依旧在闲置,人少房多,就造成了很多品牌公寓闲置的局面,闲置就代表着没有收益,没有资金回流,长时间的闲置对企业来说是致命的打击。其实,对公寓运营商来说,资产的负债率是很高的,比如,去年上市的某公寓的资产负债率就高达99.8%。针对房子的空置率高的问题,租客网建议一些运营比较吃力的公寓商们可以将闲置房源挂在平台上,借助平台的力量来尽可能的减少自己的损失。现在长租市场已经步入了90后主导的时代,年轻人追求个性,喜欢享受生活,租金可以贵一点,但洗衣房、厨房、各种家电、物业服务等配套设施不能缺,你说你设施不完善,那对不起,我不租!你说说,没有这些配套设施,你怎么长租?对中小公寓运营商来说当下最重要的问题就是如何减少自身的负担。对公寓方来说,租客的质量也是让人很头疼的一件事。自从小米公寓出现了三不租原则后,很多大型公寓品牌为了保证租客的质量纷纷效仿小米,租房可以,得先面试,合格了才租给你,不合格,就不租,这一样一来,租客的质量是保证了,可也流失了许多租客,大的品牌公寓商有钱任性实力强耗得起,对小品牌来说,流动资金少,如何能和大品牌比。你说装修也装好了,设施配套也齐了,租也租出去了,但是烦心事好像并没有完。租客停水了你得去交涉吧?断电了你得去维修吧?租客钥匙锁屋里了,你得去给解决吧?大事没有,24小时小事不断,为了各自各种小事忙的团团转,不仅增加了额外的人工费用,还降低了顾客对品牌的满意度,怎是一个“愁”字了得!近两年的长租公寓行业本就不好做,一场疫情更是让长租公寓行业雪上加霜,不知道今年长租公寓的运营商会不会失眠呢?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公寓租房行业,租客网认为,无论是哪种类型的公寓,产品才是最核心的竞争力,想让更多的人来租房,公寓的配套和服务,便捷的交通和位置得先让客户看得见,面对困境,找对解决的办法,才能在这次疫情挑战中存活下来。

2020年04月11日 14:23